您當前位置:七彩分享網 >> 生活資訊 >> 正文內容

誤入學術圈的花花公子女郎(1)

2013/12/29 10:51:58 | 來自愛美網:未知 | 閱讀 次 | 【字體:
摘要:她是讓無數專家為之癡迷和痛苦的研究對象,她是充斥著枯燥數學公式的論文中最吸引眼球的光芒,翻開任何一本關于計算機圖像處理的教材,你都能看到她動人的微笑。她就是雷娜(Lena),她的照片是圖像處理領域使用最為廣泛的標準測試圖。


她是讓無數專家為之癡迷和痛苦的研究對象,她是充斥著枯燥數學公式的論文中最吸引眼球的光芒,翻開任何一本關于計算機圖像處理的教材,你都能看到她動人的微笑。她就是雷娜(Lena),她的照片是圖像處理領域使用最為廣泛的標準測試圖。她是真人嗎?她到底從何而來?



誤入學術圈的花花公子女郎



一舉成名計算機界



1973年的夏天,美國南加州大學信號與圖像處理研究所里,年輕的助理教授亞歷山大(Alexander Sawchuk)和研究員威廉(William Pratt)正為一篇學術論文忙碌,試圖從一疊常用的測試圖片中找出一張適合測試壓縮算法的圖片:最好是人臉,表面光滑,內容多層次。不過這些單調陳舊,如同早期電視畫面的圖片很快就讓他們失望了。歷史在這里開了個小小的玩笑,正巧有人拿著一本《花花公子》雜志(1972年11月刊)到實驗室來“串門”,當期的玩伴女郎雷娜(Lena Söderberg)立刻吸引了眾人的目光。亞歷山大發現這張有著光滑面龐和繁雜飾物的圖片正好符合要求,于是,他們撕下這張彩圖,將上半部掃描成一張512×512像素大小的圖片,“雷娜圖”就此誕生。



誤入學術圈的花花公子女郎



雷娜圖(黑白版)



亞歷山大并未覺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他用這張圖片測試了自己的壓縮算法,滿意地完成了論文。而對于這一切,遠在芝加哥的雷娜一無所知,在結束自己的模特生涯后,她回到瑞典的故鄉,結婚生子,無從知曉自己將成為一個學術圈里的傳奇人物。在亞歷山大的論文發表后,不斷有同行向他索要原始的掃描件,以便能同他們自己的圖像壓縮算法進行效果比較。久而久之,這張圖片成為了圖像處理領域的一個標準測試圖,只要支付一小筆費用,你就能從南加州大學得到原始的掃描件拷貝,而大多數研究者奮斗的目標只有一個:如何在保證圖片質量的同時讓它的壓縮率高一點,再高一點。



誤入學術圈的花花公子女郎

雷娜和邀請她的IST會議主席



隨著這張標準圖在學術圈的流行,不少人開始對這位迷人的女郎產生了興趣。1988年,一家瑞典的電腦出版社聯系并采訪到了雷娜,這是她十五年來首次得知自己的照片被應用在計算機行業里,興奮和驚訝之情溢于言表。1997年,在《花花公子》雜志社的幫助下,圖像科學和技術會議(IS&T)的籌辦方正式邀請雷娜參加于當年五月份在波士頓召開的五十周年大會。這離當初雷娜圖的誕生,已經過去了約四分之一個世紀,當初的年輕教授已成為業內的知名學者,而紅顏少女的鬢邊終于也見到了白發。“他們肯定早已厭煩我了,這么多年都看著同一張照片。”雷娜在會議上受到了熱情的歡迎,她看到了許多基于雷娜圖的研究工作,并忙于在一張又一張自己的照片上簽名。



誤入學術圈的花花公子女郎

雷娜在IST會議上



“盜用”帶來一紙風行



1991年,學術期刊《光學工程》(Optical Engineering)使用雷娜圖作為其7月刊的封面。至此,《花花公子》才得知這張圖片已然在學術界被“盜用”了18年之久(由此我們亦可得知學術界和娛樂界是多么的不通往來)。當初的無心之舉使得照片的版權問題終于浮出水面。《花花公子》正式致函《光學工程》的出版者國際光學工程學會( SPIE ),要求在其之后出版物中任何使用雷娜圖的地方都要事先得到授權。作為業內最流行的標準測試圖,完全依循此要求無疑將會給遍布全球的研究者們帶來極大的不便。不得已,SPIE在回復中解釋了雷娜圖在學術界的使用現狀,并且指出自己是一個非盈利科學協會,出版物只供教育和研究使用。面對既成事實,《花花公子》亦樂得慷慨,表示不會追究雷娜圖在學術領域造成的侵權問題。



關鍵詞標簽: 花花公子女郎 雷娜圖 花花公子雜志
上一篇美文: 沒有了
下一篇美文: 令人賞心悅目的花花公子服裝品牌


網友對【誤入學術圈的花花公子女郎(1)】的評論: